企业公告

耐磨板特价销售NM360 20*2000*80000 5500 NM400 20*2200*8000 6500 NM400 20*2200*10000 6500 更有大量的武钢耐磨板销售价格优惠欢迎来电:021-56692669 13917985004 彭玲 021-36070335 13701664517孙小晓

公司相册更多

企业名片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行业:钢铁
电话:021-56692669
021-36070335

传真:021-56692669

发布博文红姐彩图库


求所有的武侠电影?越多越好!


更新时间:2019-10-19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台湾大导演胡金铨,在70年代以《空山灵雨》名震世界影坛,曾在1976年被评为世界六大导演之一。在用镜头表现中国传统书画的意境方面,胡金铨造诣颇深,他的几部名作已经为世界所承认,其中《龙门客栈》还被李惠民等后辈再次搬上银幕。这部根据金庸名著改编的《笑傲江湖》也是他的最后遗作,虽然影片大部分是由几个后辈执行导演模仿他的风格代为拍摄的,而且片中还有不少因为追求笑料和噱头而出现的低俗之处,但影片还是展现出他的一些风采,为港台新武侠电影开创了新路。

  影片的武打设计是写意的,既不神化中国武术又基本符合原著和古代侠客的形象。在没有过多滥用特技的情况下,影片的武打还是令很多观众满意,比起后来《天龙八部》战斗机扫射般的武打强多了,那种特技简直是在强奸观众的想象力。片中令狐冲“会当凌绝顶,一览群山小”的华山剑法,左冷禅的湖上追杀,都很见武打设计的用心。结尾处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虽然比起原著神龙不见首尾的写法差了一筹,但也算独有创见。

  香港91年拍摄的《笑傲江湖》,是台湾大导演胡金铨先生的最后遗作,得到很好的评价和票房支持。在胡先生去世之后,监制徐克与动作导演程小东再次拍摄了续集片《东方不败》。其实,说是续集片,剧情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金庸先生的原著只现其形,小说中的神髓可说丧失殆尽,说好听了也是有了很大的变化。这虽然是两位监制、导演不肯拾人牙慧,但很多情节生搬硬套,实在有损小说中精彩的人物和荡气回肠的故事。不过,影片的画面和武打倒算得出色,再一次掀起特技武侠片的新高潮,也成为值得一提的影片。

  在《笑傲江湖》中,岳不群和左冷禅应该算是绝对一边倒的反派人物了。但在这部续集片中,绝对的正面人物几乎没有,只是一个江湖争权夺利的枭雄争霸局面。这也体现出两代导演时代感的不尽相同。影片中,不仅东方不败、任我行各自有各自的雄心和藉口,就连主角令狐冲也是率意而为,不计道德后果。细看之下,这令狐冲与盈盈相知在先,又和东方不败有一段孽缘,最后又似乎和小师妹东渡扶桑归隐,真是浪子一个,是为不忠。甚至为一己之私连累一众师兄弟在归隐前夜丧命,虽然是无心之举,也可算得不义。

  人物形象的出色塑造,是这部影片的成功因素之一,梁家辉、张曼玉、林青霞,以及若干配角,没有一个含混温吞的角色,个个都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对于一部武侠电影,在观众满足一时的视觉愉悦之后,还能让人记住如此之多的角色,那也就足够了。

  已经记不得老版本的《白发魔女传》是由什么影坛前辈出演的了,只记得那是最初所看的几部武侠电影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当然还有《云海玉弓缘》)。新版《白发魔女传》已经完全脱离了老版的模样,而以“新武侠电影”的形象展现在观众面前。

  比较两个版本的异同之处,也就约略可以看出新武侠电影的某些主要特色。老版本基本上不太讲究画面的视觉效果,给人的印象更接近于黑白电影,而新版本的画面则在美工、灯光、摄影上极为考究,营造出一个目眩神驰的武侠世界,很多视觉效果已经接近后来的“漫画”派新武侠片。对于老武侠片来说,人物形象“酷”的体现,一是形象严峻,二是对白严厉,诚所谓“不苟言笑”。而新武侠片,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观众欣赏口味的变化,人物的“酷”主要体现在行动上。旧武侠片的主角,基本是道德君子,而新派武侠片的主角,则一方面恃才傲物,一方面率意而为,其道德观念在当今社会也算得先锋人物。这样的设置,可以直接把人物从古代武侠世界带到当今社会,得到大部分观众的认同和喜爱。

  张国荣饰演的卓一航,不再是老版本中唯唯诺诺、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懦弱之徒,而是有作为、有担当的英雄少年。其心理上的矛盾与冲突,也显得份量十足,冲突更加真实激烈。应该说,观众普遍欣赏口味的提高,对于武侠片突破求变起了最直接的作用。故事不再简单,人物不再简单、冲突纠葛也不再简单,这才是武侠片最应该突破的地方。影片推出时号称有两大巨星激情场面,以此为新武侠片的突破,这样宣传虽然无可厚非,但其实那一场所谓“激情戏”其实也不过如此,令万千观众白白激动。

  同时,白发魔女传在画面制作上也是极其精美的,服装布景已经完全从传统武侠片模式中突破出来,充分利用灯光制造出华丽的效果,用几乎是拍神怪片的手法经营着介于真实与想象之间的武侠世界。

  新武侠片开始向现代都市扩张自己的领地,侵吞着原本属于成龙一派的写实武打片(警匪武打片)观众。从漫画开始的这种潮流,满足了观众对拳掌刀剑大战机枪手雷的猎奇心理,而现代都市与古代不同的环境也能为讲究视觉效果的新武侠电影提供更多的新奇刺激。

  大约在90年代初,这类武打片开始在香港影坛泛滥,《91神雕侠侣》、《摩登如来神掌》等片迅速占领市场。不过,毕竟现代都市不是舞刀弄剑的最佳场所,所以直到《东方三侠》,才为这类新武侠电影展示出最佳的版本模式。“东方三侠”,他们的身份如同超人、蝙蝠侠、蜘蛛人、闪电侠,总之西方漫画中可以找到无数以这种模式在现代都市“行侠仗义”的范本。这为东方三侠能被更多的观众,甚至是西方观众接受打下了无比良好的基础,而东方现代武侠片眼花缭乱的视觉效果,也带来了比《超人》等片更丰富的视觉刺激。武者,舞也,武功功能尽可以由特技效果来完成,而形体上的美感则会带来最直接的视觉享受。

  影片中,三位稍有年纪的美女合作完成了对抗恶势力的决斗,结成了现代都市传说中的“东方三侠”。在大量的新武侠片中,武功高强的女性形象也有着愈来愈多的趋势,一来迎合日渐增多的女性观众,响应社会女权高涨的风气,二来女性更适合在这种“武”“舞”融合的影片中展现身手。在这部最为突出的影片中,几个男性角色都成了受到女性保护的形象,女性成了拯救都市的英雄。片中梅艳芳救出婴儿,飘然而下的形象,简直是神话中送子观音的现代都市漫画版,而与当年周润发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持枪的形象有着微妙的时代区别。

  影片结尾时,三姐妹都是一般打扮,黑色风衣,十足是来自漫画的构思,也为《东方三侠》打造了视觉上的商标。几百岁的人魔、刀枪不入的侍卫,隐形衣,都为影片带来一定程度的魔幻色彩,也为更多的视觉冲击的特技展示进行了铺垫。不过,这些过于玄虚的设置也使影片的可信程度大大下降,反而不如古装新武侠片更耐看一些。

  其实,本来想选王晶的《倚天屠龙》,最终还是写下这个题目。作为一部很不错的新武侠电影,《倚天屠龙》实在有入选的必要,可惜它的出世稍晚,正赶上新武侠电影的衰落,票房不佳,也使得原本已经开始筹划的续集胎死腹中。王晶的世俗搞笑和李连杰的最佳身手组成了《倚天屠龙》的“梦幻组合”,虽然于原著改动甚大,但也保留了原著几个最精彩的场面,大战光明顶就是新武侠电影的经典场面之一。

  说了这么多《倚天屠龙》无非是想弥补一下未能入选的遗憾,还是回头来说《天山童姥》。其实,《天山童姥》基本上是作为一部反面教材而入选的。新武侠电影经过一段时间的泛滥,又到了求新求变的时候。大量题材、主题、人物、故事、特技,甚至男女演员组合都十分相似的影片在短短几年时间充斥银幕,使本来还很有兴致的观众也厌倦了满是俗套的武侠银幕。于是,加强刺激成了制片商和导演共同的手段,《天山童姥》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个。

  看着巩俐和林青霞在天上飞啊飞,象战斗机一样扫射、轰炸,简直是个《星球大战》的武侠版。《天龙八部》的故事都改了个乱七八糟,就更不要提什么人性复杂的主题了。林青霞已经被类似的角色搞得乌烟瘴气,如今又出来个巩俐,一样的银幕作风,差不多的表演风格,实在是令人倒足胃口。整部影片除了钢丝炸药,几乎看不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连各种奇妙武功的展示也跟着成了一堆打磨发亮的垃圾。那个丑怪小和尚虚竹,最后也成了武功高强的美少年,复杂的心理矛盾也简化为一个纯粹的“傻人有傻福”的市民故事。

  《天山童姥》,标志着新武侠电影的低谷,直到电脑特技更大幅度的加入,漫画新武侠才得以把新武侠电影重新推到一个高潮。不过,这个新的高潮也同样是以视觉冲击力为主攻目标,取材于武侠漫画的故事虽然有一定的新意,但也有更趋于简化的倾向。这个新高潮的发展方向和持续时间还有待观察,但有一点是无可争议的:如果新武侠电影只重武不重侠,只重视觉效果不重故事主题,那它也不会有很大的发展和进步,必将被很快淘汰。

  以最新的电脑特技,完成一部漫画改编的“新人类”武侠电影,《风云》可能是第一部。虽然没有详细考证,但算成第一部最有名的,大约不会有什么异议。其实这应该算是有所超越的另一类“新武侠电影”了,在还没有更多的同类作品的时候,权且把它当作是“新武侠电影”的一个最新的发展阶段,此类影片的发展方向就留待日后观察吧。

  首先,作为特技武侠电影“巨片”,《风云》中的武打场面都可以说是煞费苦心,极力用电脑能够提供的种种特技打破以往新武侠电影中武打设计的固有模式。湖上截杀、元神出窍的高手对决、最后的决斗,都是出奇斗巧,别开生面,充分发掘着电脑特技在武打方面的功能。和经典的“新武侠电影”相比,这种属于21世纪的武侠影片最显著的区别就是各种电脑特技的大量运用。不仅上文所说的武打场面有很大突破,片中的轻功、身法,也大多由电脑代为完成的,此外还特意增加了诸如命盘、怪兽等专门展示特技的场面和段落。

  比起原来只在“江湖”笑傲的古装武侠片,《风云》显露出典型的漫画风格,而且兼具了一些电脑游戏的特色。人物造型更加漫画化,更象舶来的游戏动漫角色,而性格也更加“新人类化”。正义、道德虽然是影片中强加上的大帽子,但其中主要人物还基本上是以“情”为主要的个人原动力,维持着新武侠电影以人情、以爱情、以友情为主的感情支配原则。从《笑傲江湖》开始,几乎所有的新武侠电影都有一句潜台词,那就是:你雄霸天下也好,你至尊武林也好,都不关我的事,但你不能毁我家庭、杀我爱人。这种思维方式虽然比起动不动就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超级大侠”来说更近人情,但也不能不说是“新新人类”或者是“X/Y世代”的青少年观众对社会、政治、国家漠不关心的心理体现。有“武”而无“侠”,几乎是香港新武侠电影的致命弱点——这里还是要对《龙门客栈》和《东方三侠》致以敬意的。

  也许,对于一部纯粹以视觉刺激为号召的漫画武侠电影进行这样的挑剔实在有些不必要,但对于我来说,一部电影放映过后还能有点回味才能算是值回票价。过于平白肤浅的视觉冲击绝对无法和自身丰富的想象力潜能相比,这和吃一个造型怪异的快餐面包没多大区别。

  虽然故事纯粹胡说八道,漏洞破绽数不胜数,但影片在视觉效果上却可谓绝对的“空前”。在这一点上,这部《华英雄》和前文提到的《天山童姥》实在有一拚。这部影片整个陷入光华灿烂的特技场面中难以自拔,以至故事、结构、形象、性格、矛盾,影片所有其它元素几乎全部瘫痪在“华英雄”万丈光芒之中了。

  最重要的场面,也是最有象征意义的场面,就是影片最后的超级决斗场面——不用超级实在对不起导演的苦心经营。剑气冲天光芒夺目自不待言,居然是一个华人与一个日本人在美国的自由女神像上面以剑法决斗,这个噱头简直是把茅台五粮液二锅头竹叶青掺在一起加上油盐酱醋最后再煮一煮。实在是经营之气太过,反伤了观众的胃口。也许是影片投资过巨,希望把影片能够推向国际市场,制作人有点不择手段。中日大对决应了老套却也是新潮流,在美国正式展开故事,在自由女神像决斗,这样的安排实在有点急功近利的小家子气。漫画中不妨如此,但这样一部电影大制作却也这样令人尴尬。而且影片非武打部分的制作也是同样低劣,年少华英雄的家庭,简直就是照着旧年画布景布光的,以至于影片的制作背景令人怀疑——这是华人制作的影片吗?

  这样一部影片再一次表明,只有特技绝对无法拍好一部新武侠电影,还是在故事上、在人物上、在“侠”字上,多下下功夫吧。

  看到片头出现的哥伦比亚公司的标志,心里不知是兴奋还是凄凉。兴奋的是一个台湾人,在用美国资金拍摄一个中国传统故事,而且追求的正是最中国的味道——至少有这样的企图。而凄凉的是,美国好莱坞已经进攻到中国电影的最深腹地了,中国电影人再不努力,早晚被美国人接管了你的市场和发言权。

  从影片开始拍摄之后,几乎所有的中国影迷都期望早日看到影片问世,对导演李安也充满了期待。对李氏武侠片的期待,一是希望加强情节、剧本、人物的处理,拍好文戏部分;再就是期待李安开辟出武侠电影的一个新境界,把握好武戏的分寸。一个略显平实而透着诗意的小镇镜头拉开了影片的序幕,这也正是导演处理武侠片意境的总体思路。

  朴实之中孕育诗意,能作到这一点,谈何容易。可以看出,李安在武戏的处理中,的确作出了自己的努力。除了飞檐走壁的钢丝吊得太明显以外,各个武打场面虚实并重,既重意境又重实感,袁和平展示出自己作为香港武侠片第一武指的独到之处。俞秀莲夜追宝剑、围剿碧眼狐狸、俞秀莲大战玉蛟龙、李慕白竹林战玉蛟龙,或重速度、或重狠斗、或重变化、或重意境,几个重头场面各有侧重,各有精彩。虽然并没有多大突破,但基本上能够满足作为一个武侠片影迷的视觉要求。周润发和杨紫琼在武戏中都没有显出老态,反而越演越精,味道火候十足,影片没有他们的风采真的会减色几分。

  再看李安的文戏。王度庐的原著本来就注重文学性,把武侠小说与言情小说结合为一体,把本来只利用故事性制造冲突的武侠旧框架一改成为依靠性格制造冲突的新小说体例,这在当时不能不说是个突破。在前几年武侠电影盛行的时候,大部分影片仍旧是老式的武侠“故事”模式,经李安之手,这部影片令人欣喜地成为真正“允文允武”的武侠电影。李安在这个“文学性”的武侠故事里,体现的是对武侠世界里“人”的关注。

  李慕白在闭关修道的时候,曾经感悟到一种深深的悲哀,并没有所谓“得道”的喜悦,其实他已经“得道”了。他得的“道”,就是对天理人伦的洞悉体察。这是作为宗教的“道”,也是作为武学的“道”。对于人来说,这就是命运。李慕白在彼时彼刻,就预感到自己的悲剧,这也是每个人的悲剧。影片中的人物莫不是如此悲剧收场,李慕白师徒如此,俞秀莲也是如此;娇纵傲气的玉蛟龙是如此,洒脱豪气的罗小虎也是如此;碧眼狐狸如此,长途追捕她的捕头也是如此。这就是生而为人的悲哀,这就是不断上演的人间悲剧。说得小了,武林中人莫不如此,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说得大了,所有人都是如此,都为命运所束缚,所谓“苍天无眼,造物弄人”。李安整部《卧虎藏龙》都在讲“束缚”,有的是人为的,有的是自己无法超越的,更多的是命运的悲剧。

  李安改动了一些原著的情节,以便适应自己100分钟的电影容量,这是无可非议的。但其中的一些草率之处,却成为影片的几个遗憾。首先是玉蛟龙这个人物的描写上,失之粗陋,只强调她的任性,于自身的愁苦交代不足、刻画不深。罗小虎迟迟出场不说,人物形象、性格的展示就更加表面化了,甚至很多时候有点莫名其妙。影片的主要角色已由原著中的玉蛟龙和罗小虎改为两对恋人互为映衬的共同悲剧,玉蛟龙的内心刻画不足(不能不说这与章子怡的表演有关),必然会导致整部影片的失衡。影片结尾是,玉蛟龙与罗小虎一夕缠绵之后,舍身跳崖(原著中为玉以舍身跳崖为名,与小虎一夕缠绵之后遁去无踪),以生命向“侠义”赎罪、以生命逃避自己的爱情悲剧。此时虽然能够明白导演的用意,但也实在暴露出改编上的失误和粗疏。

  最后值得一提的,就是谭盾的音乐,渲染气氛、加强戏剧性,都能恰到好处。既无喧宾夺主之嫌,又能让人感觉得到,真是深得电影音乐的精髓。

  也许李安的《卧虎藏龙》并没有在“新武侠电影”领域有太大的突破,但他至少让我们开始对新武侠电影的新境界有所期盼。时隔不久,又一部韩国电影《飞天舞》再一次让我们看到希望。

  严格说,这部影片也并不是十分出色,日本、香港风格杂糅的武打,非常古典传统的爱情悲剧,生拉硬扯的历史背景,都不见得会令我们这些老资格的武打影迷激动,在韩国疯狂卖座也不过是唬唬他们国内观众罢了。但真正令我们喜悦的,是武打片在韩国开花结果了。这部号称是韩国版《风云》的大制作武打片也有不少值得国内电影工作者和影迷们注意的。

  首先它是一部悲剧,以前的武打片中能称得上悲剧的太少了,而这一年之中我们就看到了两部;其次它是一部爱情片,以往武打片中爱情成分多半是辅助的配件,而这是一部真正以爱情为主题进行正面描述的武打片。说到底,这是一部可以称为以武侠世界为背景的爱情悲剧电影。

  影片的故事框架中有很多华人武侠小说和老武侠电影的痕迹,如争抢武功秘籍、灭门遗孤、南宫世家等等;而打斗设计方面,也基本是以新武侠电影为蓝本;但在场面气氛方面,学的却是日本剑侠电影的风格。吸收了各国武打片的精华,并不代表没有自己的风格,能把这些元素谐调地融合在一部影片中,就形成了自己的独到之处。

  武侠世界的背景能否处理好固然是必要的,而作为影片一大特色的爱情戏则至关重要,它直接决定了影片的成功与否。前些年的韩国电影其实很像中国第四代导演的风格,像林权泽等人的作品就和谢晋等人很相似,90年代初到处获奖的《悲歌一曲》画面之古典严谨(甚至有点呆板),几乎就象是“三国”之类的中央台电视剧。这部影片中的爱情段落,很大程度上就是继承了这种传统,或者说还是受到这种传统的束缚。黄大仙救世报a其中8月零售销售数据增长%,除了不多的几个写意画面有了电脑时代的特色以外,无不以追求平稳的古典美为己任。如此传统的用镜和剪接,更加突出了女星金喜善古装的典雅美,同时也和片中的动作部分的激烈形成鲜明对照。片中经过电脑加工的爱情戏画面,色调明艳,带着浓重的唯美风格,令人赏心悦目,是近几年韩国电影最常用的煽情手法。

  在这部被宣传为“东方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影片中,编导试图为男主角珍河加入一些现代意识,以丰富人物性格,加强戏剧冲突。不料,反而有弄巧成拙之嫌。影片中段有很长一段时间,珍河的思想和行为复杂到难以理清头绪,而且也带着明显的斧凿痕迹,是影片的一大败笔。

  能以巨大的投资拍摄这样一部“边缘”的武打电影,确实不是大陆和香港影坛能做到的,韩国电影界是否能在这方面起到推动作用呢?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把振兴武侠电影的希望留给韩国和美国,实在还是说不过去,华人电影工作者,要努力了。

  《东邪西毒》,是个新武侠电影中的异数,它以武侠为壳,描述的却是现代人的情感、迷茫、异化、和疏离。

  作为一部新武侠电影,《东邪西毒》借用并重新塑造了已经被视为“集体神话”的金庸作品中的重要人物,并以前传的模式重新建构了自己独特的武侠世界。虽然也有武打,也有侠客,也有义所当为,也有恩怨情仇,但其整部影片的架构、主题、叙述方式、表达内容,却与普通武侠电影大相径庭。太多文章讨论《东邪西毒》的主题和艺术形式,在这里也不多谈了,主要谈论一下《东》片与其他新武侠电影的异同之处。

  首先是二者在形式上的相同相通之处。《东》片在武打上延续了王家卫在其以前都市作品中探索出来的高速摄影加抽格剪接的方法,既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模糊”方式强调了动作的神奇,又加强了视觉上的冲击力。这种“非线”上的剪辑效果,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特技,但也起到了异曲同工的作用。此后的新武侠电影,有不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开始在非线性剪辑效果上大作文章,《风云》就是其中之一。

  《东》片的画面形式感很强,杜可风虽然是个老外,但在营造东方美学意境上的造诣颇深,其摄影效果在本来就强调画面的新武侠电影中也算最为出色的,简直有直追意大利斯特拉罗的趋势。很多灯光影的细微处理,光影效果对故事、人物心理的暗示,就远远不是其他新武侠电影摄影师所能望其项背的了。大多数新武侠电影的考究画面,只是单层次可供欣赏的“画面”而已,最多也不过是渲染气氛营造环境,而《东》片的摄影已经充分融入到整部作品之中浑然一体了,于是高下立判。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影片的内容,或者说主题。传统武侠片的忠君、复仇、称霸武林,发展到新武侠片已经成了更为复杂的多种元素混合体,而在《东》片中,几乎所有这些传统主题都已不复存在了,从某种迹象上,《东》片可以看成是对江湖和侠客的一种探讨和重新诠释,影片采用“前传”这一形式本身就带有追究根源的用意。所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走入江湖,大多是因为爱情,这是王氏江湖的特点和标志,同时这些爱情行为本身也是带有王氏标签的独家形式——拒绝与被拒绝。在武侠和金庸大旗的遮盖下,江湖儿女也成了现代都市自怨自艾顾影自怜的白领阶层,在遮遮掩掩进进退退中做着迷茫的爱情游戏。

  《东邪西毒》为武侠片开了一条新路,但这条不算狭窄的路上至今却鲜有人迹,倒是让另一部“另类新武侠”《东成西就》钻了空子。

  把《东成西就》归到新武侠电影,即使是作为另类,也有点勉强,甚至有点私心。这部同样摆出“射雕前传”架势的超级搞笑片,对有点拉大旗做虎皮的《东邪西毒》做出了完全反面的消解。《东邪西毒》摆出的所有正经或者貌似正经的姿态,全被这部《东成西就》拉下裤子,露出干瘪的大腿和脏乎乎的内裤。《东成西就》成了小市民阶层对都市白领阶层的嘲笑武器,也成了我们这些介于两者之间人物的自嘲工具。

  如果说《东邪西毒》中的确有做作的小资心态的话,那《东成西就》就是对其中沐猴而冠的部分进行了彻底的嘲笑。众多在“邪毒”中一本正经的明星们,在“成就”中又恢复了我们习惯的搞笑角色,又扮回了我们倍感亲切的小市民嘴脸,这毕竟已经不是大侠横空巨匪当道的时代了。

  《东成西就》中坦坦白白的花拳绣腿和近于自揭其短的特技运用,是对整个新武侠电影的策反。影片中,林青霞的“无相神功”真的是无相,张国荣和梁家辉一段弹指神功大战一阳指分明是一场枪战,再清楚不过地告诉你新武侠电影是怎么拍成的。至于“情意绵绵刀”、“眉来眼去剑”、“干柴烈火掌”之类的搞笑,不仅是对整个新武侠电影嘲弄,而且把矛头直接指向始作俑者金大侠。老顽童象是练了皮鞋剑法还和师兄不干不净,娘娘腔的南帝最后升天成了济公,九阴真经原来刻在马桶上,大量诸如此类的调侃让人在狂笑之余也难以消受。

  当然,“成就”也没有野心去解剖和对抗“邪毒”,更没有野心去革新武侠电影的命,人家不过是瞧着好玩就玩一把,但在我们这些旁观者看来,也许这些嘲弄自己也嘲弄我们的“制造”新武侠电影的人们,正是在宣告新武侠电影时代的衰落和终结。

上海特舟实业有限公司  电话:021-56692669  13917985004  021-36070335  13701664517   传真:021-56692669  访问数:427538次
友情链接: 特钢报价网    公司库存网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kcrul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